当前位置:华扬印刷-华扬包装-黄山华扬印刷有限公司国学除了邵雍的《山村咏怀》之外还有哪些数字诗呢?
除了邵雍的《山村咏怀》之外还有哪些数字诗呢?
2022-11-23

说起数字诗,大家最熟悉的莫过于小学时学到的那首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。楼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”。短短四句二十个字,就用了从一到十共十个数字,而且描绘出一幅完整的乡村图画,意境颇佳,可谓巧妙。

还有那首广为流传的《咏雪》:“一片两片三四片,五片六片七八片,千片万片无数片,飞入梅花总不见”也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数字诗。

以数字入诗自古有之,而且数字便于对仗,深受诗人喜爱,比如王勃的“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”、杜甫的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等等。据说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尤喜数字入诗,时人戏称他为“卜算子”。

不过,唐宋时的数字入诗尚还是单纯的二三个数字嵌入,以加强诗句的表达效果。到明清时则越嵌越多,往往句句含数字,而诗意愈减,这类诗作也就流为枯燥无味的文字游戏了。

当然,明清时期的数字诗也不乏佳作,之前提到的“一去二三里”和“一片两片三四片”就是明清数字诗中的经典。还有清代诗人王士祯的这首《题秋江独钓图》也极为出彩:

一蓑一笠一扁舟,一丈丝纶一寸钩。

一曲高歌一樽酒,一人独钓一江秋。

这是一首题画诗,王士祯应朋友邀请为《秋江独钓图》题诗,方才挥毫题下了这首七绝。

前两句“一蓑一笠一扁舟,一丈丝纶一寸钩”近乎白描描绘出渔父审批蓑衣、头戴斗笠,独坐一叶扁舟手持一直钓竿垂钓的场景。虽是白描,但皆借物代人,凭数字“一”的嵌入,将渔夫的形象描绘的立体而动态。

后两句“一曲高歌一樽酒,一人独钓一江秋”则更有无穷意味,从图画中定时看不到渔翁饮酒高歌的,而是诗人想象出来的,仿佛渔翁之意不在垂钓,而在纵酒放歌,享受着“一丈丝纶”的宁静和“一江秋”的萧瑟。

一身蓑笠,一叶扁舟,一直钓竿,一人独赏一江秋景,虚实相应,使得渔翁的形象更加生动更富有生活乐趣。

纵观全诗,将九个“一”巧妙嵌入,使得诗歌与图画的意境极为契合。这九个“一”是潇洒自如无拘无束的情趣,还是萧瑟孤寂的感怀?细品细读,令人回味无穷!确实是一首极佳极妙的数字诗!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